索 引 号:40000895X/ 分类: 行政复议&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行政复议
发布机构: 证监会 发文日期: 2020年12月10日
名  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定书(谢岳峰)
文  号: 〔2020〕244号 主 题 词: 行政复议




  

  

  申请人谢岳峰

  住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被申请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号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57号),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本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会受理后,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57号)认定:深圳市长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亮科技)股东与腾讯云计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腾讯云计算)签署《关于深圳市长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以下简称《股份转让协议》),向深圳市腾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信息)转让7.14%的股权,以及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签署《关于腾讯长亮金融云项目的合作协议》(以下简称《合作协议》)开展金融云项目合作,依据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叁)项、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叁)项的规定,在公开前属于内幕信息,其形成时间不晚于2018年2月7日,公开于2018年4月9日。谢岳峰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其知悉时间不晚于2018年2月28日。

  谢岳峰知悉内幕信息后,于2018年3月6日、9日买入长亮科技40,200股,并于内幕信息公开后逐步卖出,获利430,331.85元。2011年10月13日至2018年3月5日,谢岳峰账户没有股票交易和持仓。2018年3月6日至调查日期间,该账户仅交易长亮科技一只股票。谢岳峰的上述行为违反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处罚决定:没收谢岳峰违法所得430,331.85元,并处以430,331.85元罚款

  申请人称,被申请人处罚不当,复议请求撤销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理由为:1.内幕信息认定错误。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开展的相关金融云合作信息早在2017年已经处于公开状态,2018年的公告信息不具有未公开性,不构成内幕信息。2018年公告信息仅是作为股权投资合作附带对2017年公告信息框架进行的细化和深入,并无实质性进展。长亮科技股东向腾讯信息公司转让7.14%的股权才是内幕信息。2.内幕信息形成时点认定错误。一般双方董事长等具有决策权的人员一致达成的初步意向认定为内幕信息的形成时点。2018年3月16日,穆某飞牵头向腾讯控股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控股)总裁汇报投资长亮科技项目并获得支持,构成腾讯公司层面对此项投资及合作事项的初始意向,应当认定为本案内幕信息的形成时点。3.认定申请人“知悉内幕信息的事实不清,申请人在交易长亮科技之前尚未知悉内幕信息。申请人不在腾讯云和腾讯集团内部的投资决策审批流程中,不属于法定的内幕信息知情人,也不在本次登记报备的内幕信息知情人中。申请人与穆某飞的聊天记录属于正常工作内容。申请人对于投资事项内幕信息的知悉时间应不早于2018年3月16日,对于金融云合作信息的知悉时间为3月20日,因此知悉内幕信息的时间不早于3月16日,而非处罚认定的不晚于2月28日。4.现有证据不能达到认定行政责任的证明标准。本案认定事实多以证人证言为依据,部分仅有证人证言为孤证、未与其他证据相印证或形成证据链条,且存在忽视对申请人有利证据的不客观情形。5.本案适用法律错误。对于案件基础事实的认定基于对证券法相关法条的扩大解释而作出,相关认定及说理缺乏充足的法律依据,亦与以往执法实践不相符合。

  被申请人答复认为,处罚决定并无不当,建议予以维持。理由为:1.本案内幕信息的认定正确。信息入股长亮科技,和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开展金融云项目合作,是双方基于以股权投资实现业务绑定的意图而同步推进的合作事项,二者之间有密切关联,应视为一个整体而非人为割裂为两项内幕信息。再者,2018年4月23日公告的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的《合作协议》约定了共同打造银户通平台等内容,并非2017年6月26日长亮科技发布的《深圳市长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与腾讯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以下简称《战略合作协议》)所能涵盖,且基于腾讯公司的市场地位,长亮科技与其签订进一步加深业务合作的《合作协议》亦可能对公司股价产生较大影响。故申请人辩称2018年4月23日公告的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开展金融云项目合作事项不具有重大性和未公开性,其主张不能成立。2.认定本案内幕信息形成不晚于2018年2月7日有充分证据支持。2018年2月1日,长亮科技实际控制人王某春与腾讯控股云部门分管投资的穆某飞及云渠道拓展部的申请人会面,就腾讯控股云部门投资长亮科技及加强业务合作进行了意向性沟通。2月7日,穆某飞陪同王某春拜访腾讯控股高级执行副总裁汤某生和副总裁邱某鹏等,洽谈股权投资及业务合作事项,汤某生和邱某鹏在会后表示认可该项目,并指示由穆某飞、申请人等分别负责具体的商谈工作。以上事实表明,至2018年2月7日,长亮科技与腾讯控股已就股权投资及金融云项目合作事项进行公司层面的沟通商洽,且着手安排相关部门推进,应认定为内幕信息所涉事项的动议、筹划初始时间。据此,认定内幕信息形成不晚于2018年2月7日并无不当。3.认定申请人知悉内幕信息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申请人是促成穆某飞与王某春进行投资洽谈的介绍人,亦是腾讯方与长亮科技商谈金融云项目合作的主要对接人。申请人通过微信多次与穆某飞沟通腾讯投资长亮科技并加强业务合作事项的进展,知悉2018年2月7日穆某飞陪王某春会见汤某生等,又于2月28日询问穆某飞长亮科技项目的进展情况以及是否需要其配合推进,得知对方将于3月5日至11日向腾讯控股高管和投资并购部汇报该项目。4.谢岳峰不晚于2018年2月28日知悉内幕信息,于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的2018年3月6日至9日买入长亮科技40,200股,并于内幕信息公开后全部卖出,构成内幕交易。

  经查,2018年初,长亮科技开始筹划银户通产品,长亮科技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某春认为该产品需要与大型互联网公司合作,向腾讯控股表达了愿意接受投资的意愿。申请人时为腾讯控股云部门渠道拓展部副总经理,于2018年1月8日介绍王某春与腾讯控股云部门分管投资的副总裁、投资并购部助理总经理穆某飞认识。2月1日,王某春、穆某飞、申请人叁人会面,探讨了腾讯控股云部门与长亮科技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穆某飞向王某春表达了腾讯控股云部门投资长亮科技的初步意向。2月7日,王某春会见了腾讯控股高级执行副总裁汤某生和副总裁邱某鹏及穆某飞等人,就腾讯控股投资长亮科技并开展业务合作进行了洽谈。会后汤某生和邱某鹏表示认可投资长亮科技的项目,并要求穆某飞牵头与长亮科技商谈股权投资事项,申请人等人牵头与长亮科技商谈业务合作事项。2月28日,申请人通过微信询问穆某飞长亮科技项目的进展情况以及是否需要其配合推进,得知对方将于3月5日至11日向腾讯控股高管和投资并购部汇报该项目。3月5日,穆某飞向汤某生汇报了投资研究进展。3月9日,穆某飞等人向投资部总经理进行了当面汇报。

  2018年3月1日,申请人与王某春就双方业务合作的方式和内容进行了讨论,此次讨论结果即为后续达成的《合作协议》中的主要内容银户通项目。3月6日,申请人通过微信再次询问穆某飞关于长亮科技项目的汇报情况,得知汇报顺利,并准备于3月16日向腾讯控股总裁汇报。3月16日,腾讯控股总裁在汇报会上对投资长亮科技项目表示支持。4月1日晚,腾讯控股投资并购部投委会表决支持腾讯信息投资长亮科技,并于当晚获得腾讯控股管理层同意。

  2018年4月9日,长亮科技发布《关于筹划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停牌原因是公司正与腾讯就金融云领域展开深度合作事项进行洽谈,以及控股股东王某春正与腾讯商议股份转让事宜。4月20日,长亮科技股东王某春等10人与腾讯云计算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向腾讯信息转让合计7.14%的股权,其中王某春转让4.01%的股权;转让完成后腾讯信息成为长亮科技第二大股东。同日,长亮科技与腾讯云计算签署《合作协议》,约定了共同打造银户通平台等内容。4月23日,长亮科技披露了《股份转让协议》、《合作协议》。

  根据长亮科技、腾讯出具的关于合作协议及股权转让情况的说明、相关人员询问笔录、腾讯关于涉案《合作协议》、《股份转让协议》的审批流程等证明,《合作协议》和《股权转让协议》互为因果关系,两份协议一起走流程。2017年6月27日,长亮科技发布《战略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就打造金融专有云、共同构建相关的泛金融行业联盟及相关领域开展深度合作,公告中特别提示本次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尚未确定具体项目。

  谢岳峰账户由谢岳峰本人控制使用。2018年3月2日、6日,谢岳峰账户先后转入399,366元、408,888元,资金来源于谢岳峰的工资收入。2018年3月6日、9日,谢岳峰账户共买入长亮科技40,200股,成交金额806,383.12元,并于内幕信息公开后逐步卖出,成交金额1,240,232元,获利430,331.85元。2018年5月8日、6月13日先后卖出20,000股、6,000股,9月18日将余下的14,200股全部卖出。2011年10月13日至2018年3月5日,谢岳峰账户没有股票交易和持仓。2018年3月6日至调查日期间,该账户仅交易长亮科技一只股票。

  本会认为,《合作协议》约定了共同打造银户通平台等内容,2017年6月27日《战略合作协议》不能涵盖《合作协议》深化合作的内容。腾讯入股投资长亮科技、与长亮科技开展金融云项目合作,二者具有密切关联,是双方基于以股权投资形式实现业务绑定意图而同步推进的事项,认定二者共同作为本案内幕信息,并无不当。长亮科技实际控制人王某春在2018年初已考虑涉案业务合作、投资事宜,2月1日与穆某飞、申请人进行了意向性沟通,并于2018年2月7日与腾讯控股高级执行副总裁汤某生、副总裁邱某鹏等人洽谈股权投资及业务合作事项。结合汤某生和邱某鹏为腾讯控股副总裁的身份,以及会后表示认可安排汤某生和邱某鹏具体商谈相关事项,可以认定本案合作投资事项已动议、筹划,应当认定为内幕信息的形成之时。故认定本案内幕信息形成时间不晚于2018年2月7日,并无不当。内幕信息形成时点的认定并不以具备确定性为前提,申请人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申请人系促成王某春与穆某飞进行投资洽谈的介绍人,负责腾讯与长亮科技本次业务合作商谈的对接,且申请人通过与穆某飞等多次沟通了解投资合作进展情况。现有证据足以认定申请人不晚于2018年2月28日知悉本案内幕信息。申请人在知悉内幕信息后,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从事与本案内幕信息有关的股票交易。谢岳峰账户买入长亮科技之前多年未交易股票,其账户资金变化、证券买卖与内幕信息的形成、变化、公开时间基本一致,交易异常性明显。申请人不能作出合理说明或者提供证据排除其存在利用内幕信息交易长亮科技行为故处罚决定认定其构成内幕交易行为成立,不存在事实和法律适用有误的情形。根据申请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没收申请人违法所得,并处以一倍罚款,处罚适当。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会决定:维持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57号)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者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中国证监会  &苍产蝉辫;   

                                          &苍产蝉辫;  2020年12月10日


 
友情链接:体彩查询_彩票查询_彩票查询官网  重庆彩票网_彩票网址_足球彩票  双赢彩票_双赢彩票平台_双赢彩票首页  一分彩票_三分彩票_十分彩票_官方  彩票购买_网上如何购买彩票_360彩票  元宝棋牌_元宝棋牌官方_元宝棋牌最新版下载  腾讯三分彩开奖_腾讯分分彩_腾讯5分彩  必兆棋牌_必兆棋牌官网_必兆棋牌APP下载  快3网_快3网网址_快3网走势图  69棋牌_69棋牌网址_69棋牌游戏下载推荐  赛车计划_快3网_快3网网址  澳客彩票网_澳客彩票网网站_澳客彩票网官网  赛车计划_手机彩票网_足球彩票  福利彩票开彩票双色球结果_福利彩票  火狐棋牌_火狐棋牌网站_火狐棋牌最新版下载  BOB彩票_BOB彩票网址_BOB彩票网站  火狐棋牌_火狐棋牌网址_火狐棋牌APP下载  258cc棋牌_258cc棋牌网址_258cc棋牌官方推荐  分分彩票_一分彩票_加拿大28计划  69棋牌_69棋牌官网_69棋牌游戏下载推荐  元宝棋牌_元宝棋牌网址_元宝棋牌APP下载  赛车计划_快3网_一分排列3_三分快三  海南七星彩_海南七星彩平台_海口彩票网  永强棋牌_永强棋牌官网_永强棋牌游戏  彩票网址_澳客竞彩网_360彩票  69棋牌_69棋牌游戏_69棋牌最新网址  十分赛车_十分赛车平台_十分赛车首页  手机彩票网_足球彩票_手机彩票网官网  五分赛车_五分赛车网址_百姓彩票  富博彩票_富博彩票网站_富博彩票APP